当前位置:首页 >> 芯片

藩国张献忠滥杀无辜还是罪有可恕

芯片  |  2020-07-15  |  来源:湖州物联网云平台

“谁要是能拿出可信史料来证明张献忠没乱杀过四川人,我给他10万元!”近日,四川民间学者、作家郑光路在天涯论坛发帖,叫板张献忠问题研究专家。其中,川大博导、四川省首批学术带头人胡昭曦,原人民大学副校长郭影秋等人,成为郑光路主要的批驳对象。

文斗

郑光路:张献忠是杀人魔王

郑光路说,这些专家们的一些著述,论证粗暴、武断。他们为了把张献忠吹捧为“农民起义英雄”,完全不顾张献忠暴虐残杀的真实历史,千方百计为他的屠杀行为“辨诬”,不良影响至深。

如现在互联上歌颂张献忠暴虐屠杀行为的言论很多,就常以某些“专家”的著述为根据。“我要做的是把张献忠拉下神坛,恢复他‘杀人魔王’和‘历史罪人’的本来面目。”郑光路说。

粟品孝:越理会,他越觉得了不起

针对郑光路的新书《张献忠剿四川真相》里所提及的胡昭曦,联系上了胡昭曦的弟子,川大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粟品孝。

粟品孝说,他的老师胡昭曦年岁已大,心脏也不是很好,不方便接受采访。作为弟子,他认为郑光路的说法没有必要去理会,沉默就是对郑光路最好的回答。“这种人,你越理会他,他越觉得自己了不起。等我仔细读了他的作品后,再谈看法。”

观点对碰一

这些人该杀不该杀?

张献忠起义军的打击对象是反动势力,是地主、官僚以及从属于他们的反动武装,这有什么不应该?当然,也要看到,农民义军在这一过程中,不仅杀了地主本人,也往往杀了之前的几乎每个周末他的全部家口,打击面很大,杀的人相当多。这是可以从农民朴素的阶级仇恨和当时的历史条件来说明的。绝不能因此而否定农民起义的革命性,更不能加以夸大,诬说起义军见人就杀。

胡昭曦《张献忠屠蜀考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28页

以上为例,郑光路认为,胡昭曦的上述观点是典型的“拔高歌颂”、“任意装扮”、“以论代史”。“我综合野史、地方志、正史等一系列的文献,考证出张献忠屠杀了近200万的四川人,其中被无辜冤杀的四川人很多。

“多种可信史料证明:张献忠是在基本杀光成都人后,才弃城而走的。到底是谁在‘诬说’?张献忠不是杀人魔王是什么?轻飘飘地用一句‘朴素的阶级仇恨’,就能为有妃嫔 00人的大西国在深圳力合清源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建云看来皇帝张献忠开脱滔天大罪吗?”

郑光路说,认为张献忠“杀人有理”,在学界以胡昭曦、郭影秋、王钢、孙次舟等人为代表。“我在已出版的《‘张献忠剿四川’真相》一书中,对为张献忠乱杀四川人而‘辨诬’和叫好的‘专家’,已逐一用大量真实史料进行了批驳。”

观点对碰二

大庙山和张献忠塑像疑云

在安洪德毁了张献忠塑像之后不久,人民群众又在风洞楼重建了一尊张献忠的塑像。还把七曲山叫做“太庙山”,以后又改叫“大庙山”。

胡昭曦《张献忠屠蜀考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42页

郑光路说,“颂张”的专家除了“扭曲、改造史料”外,还强拉普通老百姓入伙,说张献忠是受老百姓爱戴的。[NextPage]

郑光路再次举例胡昭曦的《张献忠屠蜀考辨》,“所谓的大庙山是人民拥护张献忠的表现,完全是无稽之谈,这恰恰是老百姓对其厌恶的表现,这是有据可查的。”

“1644年,张献忠率大军离保宁过梓潼,得知七曲山中有座梓潼帝君庙。据庙中道士介绍,梓潼帝君叫张亚子,是东晋人,扶危济困,死后百姓建此庙以纪念。唐朝封张亚子为英显王,元代称为文昌帝君。”

郑光路说,据多种史料记载,张献忠听完介绍后,认为张亚子是他的祖宗,便封其为“始祖高皇帝”,并命令属下将梓潼帝君庙改建成张家的“太庙”,“这就是大庙山的由来,跟老百姓的爱戴没有任何关系!”

而对于张献忠的塑像,郑光路说:“当地百姓对曾‘杀戮至此’的张献忠多年后仍心存恐惧,便在文昌庙风洞楼塑起一尊‘绿袍金脸、狞恶狠状’的张献忠塑像。这和民间塑瘟神像意义是一样的,从民俗意义上分析,没有任何人会从心里喜爱瘟神,怎么能说这是爱戴呢?”“因张献忠视文昌庙为太庙、家庙,梓潼百姓才沾了梓潼帝君张亚子的光,幸免者较多。一些专家就因张献忠在梓潼由于上述原因偶发慈悲,就得出‘张献忠纪律严明’、‘仁义之师’等奇谈怪论,实在可笑。”郑光路说。

(实习:罗谦)

张掖白癜风好的医院
唐山男科医院
治疗灰指甲的药亮甲多少钱